快捷搜索:

【提醒】开学伊始 校园纠纷再响警钟

  

【提醒】开学伊始 校园纠纷再响警钟

   “学校、侵权人的监护人、被侵权人三方均需承担一定比例责任的案件占约四成,表明各方混合过错的情形比较常见。”刘洋表示,在这些案件中,学校、其他直接侵权人分别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被侵权人需要自负一定比例的责任。其余案件包括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即学校不承担责任)、学校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直接侵权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情形。 学校临时教学器材存在安全隐患也导致学生人身受到损害。还有一类纠纷是因学校在教学过程中未尽教育和管理职责。例如,某小学组织学生到滑雪场滑雪发生学生受伤,法院认为在小学生郭某仅上过两三次滑雪课的情况下,即被安排到有一定难度的初级道内进行训练,导致郭某在滑雪时意外受伤,学校作为组织者对此次事故未尽到完全的教育、管理和保护职责,应承担主要责任。 新学期来了,校园安全再次成为学校和家长关注的焦点。为共同维护好校园安全、预防和减少纠纷发生,近日,二中院对近5年来审结的因校园设施安全及管理引发的纠纷案件进行专题调研。 法官举例说,某幼儿园教室墙上掉下的音箱砸到幼儿黄某头部,法院认定黄某在幼儿园教室内被墙上掉下的音箱砸到头部,造成头部外伤,人身损害系幼儿园设施安全不符合要求所致,幼儿园没有尽到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管理和保护的责任,存在过错,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从损害成因看,常见纠纷主要包括校园场地、设施存在安全隐患等三种情形。如教学器械、设施存在脱落、破损,具有明显的危险性,场地、设施违反相应技术规范或者不符合使用人的年龄特点或者经鉴定不符合安全要求。 二中院建议, 学校应定期对校内设施进行检查,确保园舍、校舍、场地、其他公共设施不存在安全隐患,发现存有不安全因素时及时采取措施加以消除。学校对已知的有特异体质、特定疾病的学生,应当给予适当关注和照顾。对于低龄学生,学校和老师仍应对课间情况多注意、多观察,对于危险性较高的娱乐方式及时制止;发现校园暴力事件矛头及时教育、制止。 法院经审理认为,按照法律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该小学未能保证在校学生人身安全,因其在活动中向学生配发了存在质量瑕疵的班牌,致使李某在扶牌过程中受伤,事后亦未采取积极救治措施,疏于管理,故学校对本案发生负有过错,应承担全部民事责任。 据悉,在统计的与设施安全有关的案件中,一半为园舍、校舍、场地、其他公共设施存在不安全因素,导致在校学生发生人身损害,这与学校缺乏定期检查设施的管理制度相关。另一半为临时使用的、外购的设备存在质量瑕疵致损害发生,这与学校对于临时性设施、器材的选购、把关存在管理漏洞有关。 据北京二中院民六庭副庭长刘洋介绍,2014年至2018年,北京二中院审结的涉校园侵权纠纷案件共43件,其中36件属于校园设施安全及学校教育、管理责任领域,这两方面纠纷占校园侵权纠纷的八成以上。案件主要集中在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教育机构责任纠纷、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三个案由。 在另一起案件中,夏某为丰台区某小学的学生。2014年4月30日,该校召开春季运动会,体育老师让夏某协助装填发令枪。在此过程中发令枪发生爆炸,将夏某左手中指炸伤。后夏某住院治疗14天及门诊治疗。 学校和家长应加强对学生的安全教育,让学生树立安全意识,对于判断有危险的事项提高警惕。学校在组织学生参加校外活动时,着重加强安全提醒。对于学生之间的矛盾纠纷,要恰当引导,化解矛盾。 据介绍,纠纷涵盖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各个阶段,各年龄段纠纷发生分布较为均匀。随着学生年龄增长,遭受人身损害引发诉讼的几率并未明显减少,但学校承担责任的比例有所降低。 李某是某小学六年级一班学生。2015年4月27日,学校进行运动会彩排活动。上午9点,李某作为其所在班级的举牌手,手扶班牌与同学一起在楼道集合候场时,右手中指被班牌划伤。事发后,班主任联系李某的母亲带其前往医院治疗。经法院调查,李某所扶班牌为不锈钢材质,系学校统一配发,班牌四周内侧有锯齿,未打磨。 刘洋介绍说,北京目前实行学校责任强制保险制度,体育旅游方面本科论文开题报告与休闲体育旅游,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学生遭受校园伤害后的救助,但学校责任险以学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为前提,在很多学校不承担责任或仅承担较小比例责任的案件中,受伤害学生的损失可能无法全部得到弥补。“家长可根据家庭情况及实际需要,为孩子办理意外伤害保险,保障孩子在受伤害后获得足够补偿。” 此外,多数案件无直接的视频资料作为证据,查清案件事实基本依赖于当事人的陈述。而当双方对事实经过陈述不一致,就会出现当事人举证和法院查证两难困局。由于有的学生受伤比较严重,有的造成伤残或涉及后续治疗,纠纷当事人对立情绪严重,调解工作存在一定难度。 法院经审理认为,夏某系六年级学生,事发时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召开运动会期间,教师让夏某填充发令枪子弹,致使夏某左手被炸伤,该小学显系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应承担赔偿责任。 而学校无过错的情况下,两成案件中,学校承担了补偿责任。据统计,在法院认定学校不存在未尽教育、管理责任的案件中,有大约两成案件法院判令学校承担了一定的补偿责任。例如,初中生李某在体育课跳箱中摔伤,构成十级伤残。法院认定虽然学校对李某受伤并不存在“未尽到教育职责”的行为,不需承担赔偿责任,但根据公平原则,应给予适当补偿。 在另一起案件中,9岁小学生在课间玩“抓人”游戏,眼睛撞到卫生间门外的门把手造成严重损害,法院认定学校有义务在布局、安装相关设施时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案件中门把手被布帘遮挡,增加了未成年人直观发现风险的难度,与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一定因果关系,法院判定学校承担30%赔偿责任。 法官还表示,部分家长维权不适度也导致了纠纷的产生。在统计的案件中,有大约三成的案件,法院认为损害的发生系意外所致,学校不存在过错,但部分家长对于意外所致损害难以正确对待,抵触情绪较大。 在部分案件中,存在中学生明知自己身体不适、不适宜参加某些活动的情况下,未及时告知老师,导致损害发生。此种情况下,学校的过错程度有所降低。 学生自我保护和安全意识欠缺也是纠纷产生的原因。法官表示,活泼好动是儿童的天性,一些学生对自身行为控制能力低,对事物的判断能力差,尤其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而言,不能预见一些行为的后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